主页 > N校生活 >NBA「超级球队」时代:走向大好还是大坏? >

NBA「超级球队」时代:走向大好还是大坏?

2020-06-08


西区决赛勇士对马刺,第二场下半场,Jerry West正坐在甲骨文球馆经理包间,可心思却不在比赛上,满脑子想着怎幺逃离球馆。West这种看似奇怪的反应,其实早有先例。早在他担任湖人总经理那时候,West就经常从球馆溜出来,开车绕着洛杉矶英格伍德瞎转,找个电影院钻进去,坚决屏蔽一切有关比赛的声音。那还是1980年代,即便他的Showtime湖人胜多负少,可West还是紧张地不敢看比赛,连听一下也不行。现在,他在勇士做谘询工作,对新时代的勇士可谓相当满意,四星闪耀,唯我独尊;他对Kevin Durant的讚美之词,以前可是用来形容Kobe Bryant的。但是,西决第二场他还是离开了球馆,这回不是因为紧张,而是无聊。

「我不喜欢实力平衡,」West说。「平衡这个词,就代表了平庸,我喜欢看到卓越超凡的队伍。但我也想看到竞争,今早的报纸我一页不落的读完了,虽然我不玩博彩,我还是看了看拉斯维加斯的盘口。今年的比赛里,我们只有一场算是稍微弱势,西决第二场更是让15分,这种数字疯狂的很。其实大家也不想看到这种情况,第三节结束的时候,我们106-75领先,我都心疼马刺了,但更心疼球迷,因为如果你是真球迷,那季后赛你肯定想看刺激的硬仗,你来我往互不相让,最后一分险胜,你回到家感觉身体被紧张的比赛掏空。这种比赛,球迷情绪高涨,精神紧绷。但现在呢,我们领先30分,我就想,『嗯能走赶紧走吧。』真的很奇怪,我之前也没有过这种想法。」

勇士是历史第一支季后赛12胜0负开局的球队,净胜分16.3,季后赛历史最高。第二轮对上爵士,他们四场比赛分差都在两位数以上,三场比赛完全没有落后,毫不留情将对手碾作齑粉。虽然总教练Steve Kerr背伤恶化,第一轮就休战了,但并没有什幺影响;Klay Thompson完全找不到汤神模式,但并没有什幺影响;Durant连续受伤,但并没有什幺影响。「这赛季没有Durant,他们还打了波13连胜,」某队球队主席说。「他们和我们的差距,就像大学校队的一队和二队之间差不多。」

NBA「超级球队」时代:走向大好还是大坏?

一位被勇士淘汰球队的球员参加了赛季总结记者会,进场时步伐沉痛缓慢。「别在意,」球队经理安慰他。「谁来了都一样。」

连续第三年,骑士勇士总冠军赛会师,就像当年的湖人与绿军对决一样,那时NBA还刚刚建立起自己的影响力。「所有人都会这幺说,骑勇就是湖人跟塞尔提克,我也理解,但我不确定我该不该同意,」前湖人球员James Worthy发表了不同意见,他现在也是Spectrum SportsNet的分析员。「湖人和塞尔提克确实是总冠军赛常客,但我不记得他们的晋级之路如此顺畅。球迷想看湖人跟塞尔提克大战,但活塞有坏孩子,小牛有Rolando Blackman(效力小牛11年4进全明星),爵士有Karl Malone,老鹰有Dominique Wilkins,尼克有Bernard King。那时候的很多比赛,第四节还剩两分钟,胜负仍未分。这就是区别,现在球迷不用看就知道,这两队会把所有挑战者踩在脚下。」

2016-17赛季的例行赛,很有意思,但对最终的王座归属其实并无作用,超级巨星的个人表演赏心悦目,让毫无悬念的赛季又了几分趣味。季后赛真的用不着预测,骑勇是休整完好的银河战舰,其他人则是千疮百孔的木质帆船。骑士自己搞丢了东区第一,输了31场比赛,季后赛之前更是四连败。然后,他们悄悄跑到速贷中心地下室,打开开关,解除封印,摧枯拉朽连下十城,第十场直接打出44分的羞辱之战,塞尔提克季后赛主场最大败仗。骑勇都忙着在自己区内清扫道路,而且分区决赛,对面的核心Kawhi Leonard与Isaiah Thomas都因伤报销;核心不伤都没有胜算的马刺与绿军,这下更是绝望,骑士与勇士也由此得到了充足的休息时间,两队在各系列赛之间的休息,加起来总共有43天。Draymond Green和Richard Jefferson有了充足的时间,好好打理自己的播客,在自己的媒体上对着敌方花式开喷,但他们喷的主题听着和纸尿裤公司打架一样,除了「软」,还是「软」。

「说实话,对于我们大多数球队来说,现在能做的,只有在分区决赛之前儘量避开骑士勇士,」一位球队总经理说。「就像大学联赛分组一样,『我们避开肯塔基啦!』就是我们,NBA就是这情况。你说怎幺打败他们?因为我们都知道,这根本不现实。现在的策略是,儘可能保持长久竞争力,让球迷看到,『嘿你看我们好接近好接近的哟!』当然结果是不会改变的,你还是没有一丝丝的机会取胜,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。」

NBA永远是被强队主导,联盟水平也要靠强队去提升。如果没有湖人跟塞尔提克,也会有活塞、公牛,以及后来的马刺和热火。「那时候我们绝对天赋爆錶,」迈阿密前助教、灰熊现任总教练David Fizdale说。「但也没有爆到这个程度,没有说整个名单都是变态。」热火拿到2012年总冠军时,球队得分第四高的是Mario Chalmers,第五是Norris Cole。现在的勇士,第四Draymond Green,第五Andre Iguodala,二人共进过三次全明星,还拿过1次FMVP。

但骑士深度可能比勇士还要可怕,八位轮换内球员季后赛三分命中率达到40%,为LeBron James的突破拉开了充足的空间。「每次他一拿球,这个回合要幺被一对一打进,要幺一个空位三分,」Fizdale说。「你绝对逃不掉。」

卫冕冠军横扫了东区。32岁的詹姆斯,仍在巅峰。总经理David Griffin建立的队伍,被Fizdale称为「电子游戏里才有的球队,」老闆Dan Gilbert大手一挥送出1.27亿美元。但Jerry West这週再看报纸,会发现他的勇士才是冠军最大热门,也就能看出勇士骑士之间巨大的差距,当然还有他两位与其他球队之间更大的差距。「竞争力平衡,」

Derek Fisher说。「我记得是有这幺个词的。」

2011年,NBA遭遇停摆,Fisher那时是球员工会的主席。五个月的比赛荒之后,在曼哈顿一家法律公司,劳资协议大争端终于结束。「这个条款,五年之后又会怎样呢?」Adam Silver第二天说,那时他还是David Stern的副手。「我希望联盟能有更好的竞争力平衡,统治级球员肯定会有,他们也会把球队带成豪强,但我希望这些球员不要聚集到一队就好。」

新劳资协议对超过薪资上限的球队,有更狠的奢侈税惩罚,让Silver的希望差不多付诸现实。接下来六年中,五支不同的球队拿到了冠军。热火完成两连冠,但最终也无力维持三巨头,阵容分崩离析;雷霆闯入了总冠军赛,但James Harden想要和Russell Westbrook与Durant一样的顶薪,球队无奈解散三少;湖人组成了星光闪耀的F4,但Steve Nash与Dwight Howard的伤病,让湖人的复兴希望化为泡影。「竞争力平衡是联盟的大主题,」前NBA执行副总裁Stu Jackson说,他现在在NBA电视台做分析。「目的是让联盟水準更平均、公平,而这个目标也实现的不错。」

2014年,联盟才终于尝到了甜头,Silver作为新任总裁就拿到了生涯的里程碑,签下了9年240亿的巨额电视转播合约。「现在是买下一支NBA球队的最好时机,」巫师老闆Ted Leonsis说。这和2011年可是大逆转,那时候老闆们都在球馆外面,打着地铺摆着摊,明码标价卖球队。

虽然NBA挖到了金矿,但Leonsis和他的老闆小伙伴们也不敢掉以轻心。「我们担心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,」小牛老闆Mark Cuban坦言。薪资上限之前还是6310万,球员们可以拿到联盟一半来自篮球的收入,而电视合约生效后,这个数字会直接暴涨。2014年底,Silver给球员工会提议,让薪资上限的增长过程平缓一些。「这不是说球员们少拿钱或晚拿钱,」Silver如此解释。「我们会改变算法,资方会让步,把收入的一部分给工会,但这些钱不会在薪资上限里体现出来,然后工会去决定如何分到球员手里。」

NBA「超级球队」时代:走向大好还是大坏?

Michele Roberts是新任的球员工会执行董事,他对Silver的提议持怀疑态度。「每个人都在庆祝薪资上限上涨,毕竟有钱赚了嘛,」Roberts说。「如果有人想阻止薪资上限上涨,我会奇怪,球员们也会奇怪。市场上现在有一丝混乱的迹象,因为球队拿着新赚的钱,不知道该怎幺办。但根据我的经验,这些经理满脑子都是招,他们会未雨绸缪,在钱还没到手时,就开始筹划怎幺用它来囤积天赋。」

Roberts还是把提议发给了两家独立经济谘询公司,请他们来评估。「两家公司都表示,他们不认为联盟的计画能给球员带来更大收益,」Roberts说。「他们的结论是,如果薪资上限被人为压制,球员们再签合约,肯定赚的更少,即便联盟说会以其他方式补上缺口,到手的钱还是会少。」

2015年全明星週末,50名球员在纽约会面,商议决定驳回Silver的「平和上升」提议。工会希望薪资上限赶紧涨,涨得越高越好,越快越好,虽然这样一来,有的球员获利会比其他人多,但也没事。「世界就是如此,」Roberts说。「Michael Jordan的工资也和LeBron James不一样啊。」2015-16赛季,薪资上限小幅增长至7000万,电视转播合约钱一到,下个赛季薪资上限就成了9410万,与之前的增幅相比足足多了三倍。大涨之前,8支球队清出了足够的空间,给Durant送上一份顶薪合约,不过其实只有几家追求者有真正吸引他离开奥克拉荷马的机会:波士顿、迈阿密和休士顿。「这个数字很正常,」西区一位经理说。薪资上限涨上去之后,28支球队有了签Durant的空间,包括那个73胜的。

「你知道最疯狂的是什幺?」上面那位经理说。「我们一开始都特别高兴,就跟大街上一个人突然过来给了你200个亿似的。多棒啊对吧?你可以拿着钱到自由市场上,随便扔合约,搞定那些以前签不起的球员。但是,你很快又明白了,大街上那个人貌似给了所有球队200亿。所以,虽然我有200亿,可以签Ian Mahinmi、Chandler Parsons,或者Evan Turner,然而,联盟最好的球队,73胜9负,有夺取冠军建立王朝的能力,人家就能拿200亿签Durant。这次上涨,让平均水準的球队好了那幺一丢丢,却让强队有了留名青史的机会。」

NBA「超级球队」时代:走向大好还是大坏?

勇士,精打细算,魅力十足,给自己争取到了最完美的位置。他们天赋满满,球市诱人,有团结逗比的文化。还有,他们自己培养的头牌们,追梦绿、Stephen Curry、Klay Thompson都早已签下长约,价格合理。结果就是,Curry、Thompson和Green三位,拿的都比Allen Crabbe少。「金州的管理层太强了,没有一步错棋,」一位球队主席说。「我真的很嫉妒啊!我也想要Durant啊!但也可以说,时机的把握其实并没有那幺关键;薪资上限上涨之前任何时候,只要长约锁住队内球员,那这多出来的钱就能随便挥霍了。」

骑士在2015年休赛期,明智地选择了续约Kevin Love、Tristan Thompson和Iman Shumpert,Kyrie Irving之前那个赛季也签了合约(他也赚的比Allen Crabbe少)。虽然骑士的工资突破天际,但他们没有那种让人捶足顿胸大呼后悔的合约。薪资上限上涨后,J.R. Smith续约,Kyle Korver加盟。骑士也许没有四位名人堂球员,但也组成了队史最强阵容。「薪资上限大涨对NBA是件好事吗?」一位颇有名气的经纪人提出这个问题。「当然不是,这是联盟最不愿看到的情况,但同时也是经纪人和球员最愿看到的。我们要考虑到各种球员,比如生涯还剩两年能打的、最后一次签大合约的,或者第一次试水自由市场的球员。这幺多钱进入联盟,我们当然想让这些球员拿到自己应得的,才不管这样的合约对球队对联盟是利是弊。」

2015年在纽约会面的球员们,绝对预见不到现在的情形,那之后4个月,勇士得到了40年来的第一个总冠军,13个月之后,Durant进入了自由市场,而他加盟勇士其实也是託了薪资上限上涨的福。这之间发生了这幺多的事,从雷霆西决惨遭逆转,到总冠军赛Green禁赛,再到Iguodala上篮被盖火锅,到Irving三分夺命。Chris Paul作为工会主席,同意了促使薪资上限上涨,那时候他可没想着自己还手无戒指。保罗的新副手,同样也是2015年那次会面选举出的:LeBron James。

NBA「超级球队」时代:走向大好还是大坏?

NBA并没遭受什幺灾祸,虽然篮网和太阳确实蛮倒楣的。联盟连续第三年打破上座率纪录,社群网站的存在感也是体育联盟中最强的。季后赛收视率比上赛季上升4%,虽然场场打花但看得人只多不少,转播平台也高高兴兴,比那些球队经理们开心多了。「我们看到的,是一季兼具深度与竞争性的例行赛,从我们收到的球迷反应来看,本赛季得到了十分积极的反响,」ESPN节目编排执行副总裁Burke Magnus说,他为240亿的转播合约达成也做了不小贡献。Magnus相信,Durant的加盟,只会让球迷对勇士更感兴趣。

根据以往经验,超级巨头对电视观众来说是好事,但SportsBusiness Daily分析员Austin Karp提供了一项数据:NBA在地方体育节目收视率其实下降了14%。第一还是金州,可也有10%的滑坡。当然在这个时代,收视率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能完全代表球迷了,毕竟大家可以通过别的渠道与设备观看比赛。不过,上个月芝加哥联合试训上,总经理们进行了一次会议,Silver与大家讨论了缩短比赛、吸引观众的话题。「我们都在考虑一件事,」一位出席的经理说。「难道是因为新一代球迷只爱看集锦,所以才缩短比赛吗?还是说,每个人都在赛前就能轻鬆预测比赛结果了呢?」

Adamn Silver也承认,他不希望Durant签约勇士,但这事也并非百无一利。那些把篮球当做娱乐、表演看待的人,更关注比赛的精彩程度,勇士在这方面独孤求败。而有些球迷喜欢紧张刺激的拉锯战,他们随便找个钢圈都能打球,自然更喜欢你来我往的对抗,其实也可以看看詹姆斯与克里夫兰总冠军赛大战金州啊。「我也意识到了利弊,」Silver说。「我相信我们应当为卓越的表现喝彩,这些球队在联盟规定之下组建了冠军级的阵容,他们值得掌声,他们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相配完美,很不容易…但原本的联盟体系中,一支冠军球队在不放弃现有资产的情况下,不应再有吃下一名巨星的空间,这种事真的史无前例。」

Silver也提到了骑勇,过去两年二队各一个冠军,他认为现在还不是承认他们王朝的时候,「为时过早,」他如此说道。但总经理们却一致认为,联盟的竞争力差距也许在未来某天会缩小,但那之前会一直增大下去,因为更多的球队选择囤积天赋静待时机,而不是签约球星、老将赢在当下。「我们现在就是在评估这件事,」东区一位经理透露。「要幺你现在开始重建,失掉大量球迷;或者你全力以赴,赢下一两轮系列赛,然后撞到那两位,之后呢?除非骑士勇士有人受伤,否则结果不会改变。」

伤病不可避免,解体命中注定,年轻的球星们也在逐渐成长,老牌巨星也会同时衰落。但NBA的格局改变十分缓慢,Stan Kasten,现任洛杉矶道奇棒球队主席,在1979年成为老鹰总经理,那时27岁的他是联盟历史上最年轻的经理。那个十年老鹰连续四年50胜,Kasten连续两年得到最佳经理。「但我们永远屈居第二,」Kasten回忆说。「我们每年全力以赴,真的拼尽了浑身解数,但塞尔提克太强了,Larry Bird就是个大变态。我记得有时候我都想,他退休之前我们都不会有机会打败塞尔提克了。」

这种不可避免的现实,现在又回来了。当年的湖人跟塞尔提克大战,魔术强森与Larry Bird魔鸟争霸,「他们让我对NBA燃起了兴趣,」另一位东区经理说。「伟大的球员会吸引球迷,当年如此,当下亦然。」数年之后,一般的球迷不会记得西区準决赛发生了什幺,他们只记得湾区人摧枯拉朽,记得阿克伦的王站在山巅宣示皇权。「湖人统治联盟的时候,或者说塞尔提克、公牛一家独大的时代,其实对联盟是有益的,因为他们带来了人数巨大、热情高涨的娱乐市场,对这些队伍顶礼膜拜,」运动经济学家Andrew Zimbalist分析。「那幺这些球队的统治,又会在其他队伍的球迷里滋生多大的敌意呢?美式足球的新英格兰爱国者,曾经也是无人能敌,他们也确实拉了不少仇恨,而这可能对联盟有好处。棒球的纽约洋基也是如此,所有人都想把皇帝拉下马…但我也要说,大市场球队统治联盟是不错,但其他队伍一定要有竞争的机会,风水一定要转起来,这样才能避免有的市场看不到希望而沉寂下去。」

Zimbalist在NBA球员工会工作过,如果他2015年还在那,他不会同意Silver压制薪资上限的提议,但也不会支持工资大涨。他相信,工会应该在接下来几年里,分阶段处理这笔天降横财,每年8%的利率返还给球员,但他也意识到为什幺球员最终选择了让工资一次性提升。「我明白工资提升的好处,因为它带着整个体系内的球员都获利了。」Timofey Mozgov拿到6400万之后,所有还活着的七尺长人都迫不及待地想找老闆加工资了。

NBA「超级球队」时代:走向大好还是大坏?

勇士今年夏天会被榨乾,Durant和Curry都要续约,但Thompson的合约会持续到18-19赛季,Green则是19-20赛季。老闆和经纪人们预测,到那时薪资上限可能就会稳定下来,所以如果勇士维持住核心球员,那就会面临天文数字的奢侈税。最终,系统会自己找回平衡。但平衡之前,其他球队还是要苦苦追赶。「他们只是想有那幺一点机会,」Stern说。「商业上来说,有个超级豪强也许是好事,但我们不能为之牺牲其他的NBA球队与球市,他们的管理层也做的不错,也值得一个绝佳的竞争位置。」Stern对现有NBA格局做了一次调查,他看到了,2011年停摆的目的其实达到了。「合理利用工资和空间,一支球队聚集三四个明星,这样的特别情况肯定还会发生,但我始终觉得,联盟的竞争仍十分激烈。」

而我们的联盟标誌Jerry West则看到了麻烦,越来越多的球队将希望寄託在19岁的天才身上。迟早有一天,Markelle Fultz会打败詹姆斯,Lonzo Ball会打爆Stephen Curry,但那也是好几年以后了。「很多球队都希望选秀能帮助他们翻身,可多数情况下并不能,」West说。「放眼联盟,很多球队仍然平庸,很多球队仍然挣扎。球队的年龄不好,很多球队阵容太过年轻,球员们尽力了,可还是输球;当然,天赋的分布也是一大因素。」

NBA「超级球队」时代:走向大好还是大坏? 当然,West先生去年招揽来了Durant,20年前,他也是从自由市场上签下了Shaquille O’Neal,还从夏洛特换来Kobe。但用Vlade Divac单换Kobe,其实不是那年选秀West唯一的动作。24顺位,他挑中了Derek Fisher,活力充沛的场上指挥官,家乡阿肯色州小石城,天赋不如Kobe但努力分毫不差。「新秀年,Kobe和我经常打全场一对一,现在想想,我好像根本没啥赢的机会,」Fisher回忆说。「但我当时从来没有想过说,我防不住他或我打不进。球员们必须互相尊敬,可我看今年的季后赛,看身为对手的两方互相拍背鼓励、在场上拉对手起身,我想他们是不是太尊敬了。这让我觉得,球员们其实相信超级球队不可战胜,相信赛前就已经知道的结果。」

他说的和暴龙后卫Kyle Lowry很像,Lowry在Yahoo的节目上也吐槽过「没人能弥补与詹姆斯的差距」,而当时第二轮还未结束。五冠在手的Fisher可不买帐,「我并不可怜暴龙,不可怜塞尔提克,他们没有冠军希望不是劳资协议的锅。显然,你有天赋,比赛就容易打。但大局已定?无人能敌?他们也是人,我的对手里有很多内线巨人、洪水猛兽,很多次我们都命悬一线,但你绝对不可能在结束之前说服我,我们输了,不可能。Durant会压力过大吗?他会背负太多而场上迷失吗?总会有这种无人可预见的因素。」

可能骑士教练Tyronn Lue应该请Fisher做总冠军赛开场致词,「以前也是,魔术强森对塞尔提克,乔丹对活塞坏小子军团,你必须打败超级球员、超级球队,才能最终登顶,」Fisher说。「我见过很多人,不愿挑战自己预想的上限,不敢站出来挑战超级强队。而那些最大化自己潜力的人,才能笑到最后。最后,就是一句话,」

「你信不信你能行?」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推荐文章

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官网下载|服务百姓生活网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赌场 申博游戏登入